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 | 楼主 | 2017-08-07 02:32:36 共有3个回复
  1. 1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  2. 2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  3. 3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,相近时刻中国大地也有一场地震月日时分云南盈江县发生级地震,京佳认为贯穿人类始终的应该是对生命的珍惜及对幸福的追求,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。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2017-08-07 02:31:20 | #1楼回目录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2016年3月11日13时46分,日本东海岸发生8.8级地震。日本政府称地震已给当地带来“重大损失”。据日本当地媒体报道,大地震引发的破坏性海啸波及一些地区,造成大批人员失踪,目前尚无法统计全面的伤亡和损失情况。

相近时刻,中国大地也有一场地震,3月10日12时58分,云南盈江县发生5.8级地震。一个月前,新西兰发生了6.3级地震。去年,中国青海玉树7.1级地震,智利8.8级地震,海地发生7.3级地震,2016年,汶川8.0级地震……

命题角度一: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人类历史上,地震灾难一次次发生,山崩地陷,江河呜咽,带给人类巨大创痛。但爱超越疆界,生命超越种族,灾难面前,人类一次次命运相连、同舟共济、携手而行。京佳认为,无论是对于在日的中国同胞,还是日本民众,我们为所有受灾的人们祈福,愿救援更加得力,愿更多生命被救助,愿哀伤得以抚慰,愿生活能够继续,愿阳光和希望重回人间。

人类面临各种灾难,战争、疾并饥饿等等,但自然灾难始终是人类面对的永恒重大问题,也是永恒之“痛”。

表达悲伤、抚慰生命,这是人类永远不会枯竭的心灵反应;发挥智慧、规避风险,这是人类作为万物灵长所具有的强大能量,人类文明的进程,使生命安全和稳定的质量不断提升。京佳认为,自然灾难让人们意识到,生命在本质上的脆弱,人类力量的根本界限。灾难到

来,打破节奏,不可抗拒的自然力、人类对自然认识的有限性应当触动心灵这块人类共有的柔软之地。

上天容易入地难,真是这样。人类的脚步迈向了太空,探求宇宙的深邃奥妙,征服了一个个未知之域,这是人类的骄傲、文明力量的显示。但我们无法把自己送到地底下十几公里的地方,无法放置一部机器到地心去观察地球的内部结构变动。我们所在的这颗蓝色星球既是人类自身生命生活之所在,又是宇宙银河万千星球中的一个,人类有自己的历史时空,而宇宙则是尺度更为宏大、超过人类认知的时空。地球作为生命系统,我们拥有了它给予人类的一切美好;作为宇宙中的一个星球存在,我们又要承受地球自身演变加于人类的深重影响,包括悲剧性的影响。承受首先意味着我们无法控制灾害,既不可能阻止极度自然灾难的发生,也无法推迟它们的发生,一些自然灾难我们甚至无法做出科学的预测。这正是人类社会及其文明的根本处境,甚至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人类命运。

这不是要宣扬某种悲观主义,而是表达自然与人类的真实关系。京佳认为,没有人会歌颂灾难,灾难是人类永远不愿见到的时空场景。人类赋予自在的自然以意义,通过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,人类实现自由,成为自然的主宰,但人类亦需意识到自身存在的有限与界限。而正是因为有限,我们才更加深刻地理解存在、美好与善的价值;正是因为地震等灾难显露出的自然界限,促使人类不断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,以及人与人、国家、民族、种族等之间的关系。

命题角度二:我们看日本,世界看我们

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民族,其情操和精神,常常是需要特殊事件锻炼和考验的。比如说,汶川大地震和舟曲特大泥石流,让我们失去了许多,也用精神在回报我们。这一刻,日本强震海啸再一次把考验置于我们面前。那为邻国生命点燃的烛火,和划过脸庞的泪水,让我们欣慰。

不管历史曾经发生过什么,对于人类来说,所有的事件都只是历史的一个片段。京佳认为,贯穿人类始终的,应该是对生命的珍惜及对幸福的追求。如果说人类有永恒的敌人,那只有一个,就是灾难。在灾难面前,无论你是大象还是蝼蚁,都有偷生之欲,都有无助之感。曾经的恩怨情仇,在滔天的海啸和地动山摇中,显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。这一刻,只有生命值得珍惜,只有生命触动灵魂。我们应该唱响生命的赞歌,因为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得怜惜。

此时,我们在看邻国。邻国发生的一切,有我们不熟悉的,更有我们熟悉的。我们不熟悉,巨浪竟然可以掀起10米高;我们不熟悉,核电站瞬间竟然那么可怕……我们不熟悉的只是灾难的级数,只是一些伤害的物理细节;但我们熟悉:在灾难面前那无助的眼神,那空洞的心灵,那对生存无比的热爱和对温暖无比的渴望。这种眼神和心灵,热爱和渴望,在汶川大地震,在舟曲特大泥石流,在诸多灾难面前,我们都曾有过。心同此心,情同此情,在投向邻国的目光里,我们看到了柔情似水,就在网上,普通人传递着祝福;就在昨天,中国救援队已经启程出发。这种基于人类共同情感的似水柔情,让生活如此美

好。
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。京佳认为,这一刻,我们在看邻国,邻国看我们,世界也在看我们。

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,出现在世界面前?这是每一个走向复兴的民族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姿态是一种复合体,很难一言道尽,但不管如何,姿态的内涵里一定有着朴素的情感,一定有着生命的守望。面对他人的灾难伸出友爱之手,没人会低视你,相反只会高看你。林肯说过这样一句话:一个民族如果对另一个民族长期怀着仇恨或崇拜的心理,这就是一种弱国心态。超越了这样心态,特别是在灾难面前以一种积极的心态面对他人,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成熟。在日本强震海啸刚发,伤亡人数还不明的情况下,就有媒体转场讨论“经济”影响问题。如果说这样的重心偏移让人遗憾的话,那么随后民间的纠编,则体现出一种可贵的对生命的尊重。那点燃的烛火,划过脸庞的泪水,对生命的尊重,让我们也让世界看到了一种自信的成熟和美丽。谁都无法把历史弃置一边,如何处理历史和现实的关系,是所有人的必修课。喜欢这样一句话:如果发生战争,我会抱着枪冲在最前面;如果前去救灾,我们也会抬着担架跑在最前面;而这,也是我们心中最伟大、可爱、善良的中国人。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2017-08-07 02:32:11 | #2楼回目录

2016年公务员联考申论热点: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2016年3月11日13时46分,日本东海岸发生8.8级地震。日本政府称地震已给当地带来“重大损失”。据日本当地媒体报道,大地震引发的破坏性海啸波及一些地区,造成大批人员失踪,目前尚无法统计全面的伤亡和损失情况。

相近时刻,中国大地也有一场地震,3月10日12时58分,云南盈江县发生5.8级地震。一个月前,新西兰发生了6.3级地震。去年,中国青海玉树7.1级地震,智利8.8级地震,海地发生7.3级地震,2016年,汶川8.0级地震

命题角度一: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人类历史上,地震灾难一次次发生,山崩地陷,江河呜咽,带给人类巨大创痛。但爱超越疆界,生命超越种族,灾难面前,人类一次次命运相连、同舟共济、携手而行。京佳认为,无论是对于在日的中国同胞,还是日本民众,我们为所有受灾的人们祈福,愿救援更加得力,愿更多生命被救助,愿哀伤得以抚慰,愿生活能够继续,愿阳光和希望重回人间。

人类面临各种灾难,战争、疾并饥饿等等,但自然灾难始终是人类面对的永恒重大问题,也是永恒之“痛”。

表达悲伤、抚慰生命,这是人类永远不会枯竭的心灵反应;发挥智慧、规避风险,这是人类作为万物灵长所具有的强大能量,人类文明的进程,使生命安全和稳定的质量不断提升。京佳认为,自然灾难让人们意识到,生命在本质上的脆弱,人类力量的根本界限。灾难到来,打破节奏,不可抗拒的自然力、人类对自然认识的有限性应当触动心灵这块人类共有的柔软之地。

上天容易入地难,真是这样。人类的脚步迈向了太空,探求宇宙的深邃奥妙,征服了一个个未知之域,这是人类的骄傲、文明力量的显示。但我们无法把自己送到地底下十几公里的地方,无法放置一部机器到地心去观察地球的内部结构变动。我们所在的这颗蓝色星球既是人类自身生命生活之所在,又是宇宙银河万千星球中的一个,人类有自己的历史时空,而宇宙则是尺度更为宏大、超过人类认知的时空。

地球作为生命系统,我们拥有了它给予人类的一切美好;作为宇宙中的一个星球存在,我们又要承受地球自身演变加于人类的深重影响,包括悲剧性的影响。承受首先意味着我们无法控制灾害,既不可能阻止极度自然灾难的发生,也无法推迟它们的发生,一些自然灾难我们甚至无法做出科学的预测。这正是人类社会及其文明的根本处境,甚至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人类命运。

这不是要宣扬某种悲观主义,而是表达自然与人类的真实关系。京佳认为,没有人会歌颂灾难,灾难是人类永远不愿见到的时空场景。人类赋予自在的自然以意义,通过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,人类实现自由,成为自然的主宰,但人类亦需意识到自身存在的有限与界限。而正是因为有限,我们才更加深刻地理解存在、美好与善的价值;正是因为地震等灾难显露出的自然界限,促使人类不断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,以及人与人、国家、民族、种族等之间的关系。

命题角度二:我们看日本,世界看我们

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民族,其情操和精神,常常是需要特殊事件锻炼和考验的。比如说,汶川大地震和舟曲特大泥石流,让我们失去了许多,也用精神在回报我们。这一刻,日本强震海啸再一次把考验置于我们面前。那为邻国生命点燃的烛火,和划过脸庞的泪水,让我们欣慰。

不管历史曾经发生过什么,对于人类来说,所有的事件都只是历史的一个片段。京佳认

为,贯穿人类始终的,应该是对生命的珍惜及对幸福的追求。如果说人类有永恒的敌人,那只有一个,就是灾难。在灾难面前,无论你是大象还是蝼蚁,都有偷生之欲,都有无助之感。曾经的恩怨情仇,在滔天的海啸和地动山摇中,显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。这一刻,只有生命值得珍惜,只有生命触动灵魂。我们应该唱响生命的赞歌,因为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得怜惜。

此时,我们在看邻国。邻国发生的一切,有我们不熟悉的,更有我们熟悉的。我们不熟悉,巨浪竟然可以掀起10米高;我们不熟悉,核电站瞬间竟然那么可怕我们不熟悉的只是灾难的级数,只是一些伤害的物理细节;但我们熟悉:在灾难面前那无助的眼神,那空洞的心灵,那对生存无比的热爱和对温暖无比的渴望。这种眼神和心灵,热爱和渴望,在汶川大地震,在舟曲特大泥石流,在诸多灾难面前,我们都曾有过。心同此心,情同此情,在投向邻国的目光里,我们看到了柔情似水,就在网上,普通人传递着祝福;就在昨天,中国救援队已经启程出发。这种基于人类共同情感的似水柔情,让生活如此美好。
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。京佳认为,这一刻,我们在看邻国,邻国看我们,世界也在看我们。

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,出现在世界面前?这是每一个走向复兴的民族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姿态是一种复合体,很难一言道尽,但不管如何,姿态的内涵里一定有着朴素的情感,一定有着生命的守望。面对他人的灾难伸出友爱之手,没人会低视你,相反只会高看你。林肯说过这样一句话:一个民族如果对另一个民族长期怀着仇恨或崇拜的心理,这就是一种弱国心态。超越了这样心态,特别是在灾难面前以一种积极的心态面对他人,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成熟。在日本强震海啸刚发,伤亡人数还不明的情况下,就有媒体转场讨论“经济”影响问题。如果说这样的重心偏移让人遗憾的话,那么随后民间的纠编,则体现出一种可贵的对生命的尊重。那点燃的烛火,划过脸庞的泪水,对生命的尊重,让我们也让世界看到了一种自信的成熟和美丽。

谁都无法把历史弃置一边,如何处理历史和现实的关系,是所有人的必修课。喜欢这样一句话:如果发生战争,我会抱着枪冲在最前面;如果前去救灾,我们也会抬着担架跑在最前面;而这,也是我们心中最伟大、可爱、善良的中国人。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2017-08-07 02:30:00 | #3楼回目录

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2016年3月11日13时46分,日本东海岸发生9.0级地震。日本政府称地震已给当地带来“重大损失”。据日本当地媒体报道,大地震引发的破坏性海啸波及一些地区,造成大批人员失踪,目前尚无法统计全面的伤亡和损失情况。

相近时刻,中国大地也有一场地震,3月10日12时58分,云南盈江县发生5.8级地震。一个月前,新西兰发生了6.3级地震。去年,中国青海玉树7.1级地震,智利8.8级地震,海地发生7.3级地震,2016年,汶川8.0级地震……

命题角度一:从自然灾难中反思人类的界限

人类历史上,地震灾难一次次发生,山崩地陷,江河呜咽,带给人类巨大创痛。但爱超越疆界,生命超越种族,灾难面前,人类一次次命运相连、同舟共济、携手而行。京佳认为,无论是对于在日的中国同胞,还是日本民众,我们为所有受灾的人们祈福,愿救援更加得力,愿更多生命被救助,愿哀伤得以抚慰,愿生活能够继续,愿阳光和希望重回人间。

人类面临各种灾难,战争、疾并饥饿等等,但自然灾难始终是人类面对的永恒重大问题,也是永恒之“痛”。

表达悲伤、抚慰生命,这是人类永远不会枯竭的心灵反应;发挥智慧、规避风险,这是人类作为万物灵长所具有的强大能量,人类文明的进程,使生命安全和稳定的质量不断提升。京佳认为,自然灾难让人们意识到,生命在本质上的脆弱,人类力量的根本界限。灾难到来,打破节奏,不可抗拒的自然力、人类对自然认识的有限性应当触动心灵这块人类共有的柔软之地。

上天容易入地难,真是这样。人类的脚步迈向了太空,探求宇宙的深邃奥妙,征服了一个个未知之域,这是人类的骄傲、文明力量的显示。但我们无法把自己送到地底下十几公里的地方,无法放置一部机器到地心去观察地球的内部结构变动。我们所在的这颗蓝色星球既是人类自身生命生活之所在,又是宇宙银河万千星球中的一个,人类有自己的历史时空,而宇宙则是尺度更为宏大、超过人类认知的时空。

地球作为生命系统,我们拥有了它给予人类的一切美好;作为宇宙中的一个星球存在,我们又要承受地球自身演变加于人类的深重影响,包括悲剧性的影响。承受首先意味着我们无法控制灾害,既不可能阻止极度自然灾难的发生,也无法推迟它们的发生,一些自然灾难我们甚至无法做出科学的预测。这正是人类社会及其文明的根本处境,甚至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人类命运。

这不是要宣扬某种悲观主义,而是表达自然与人类的真实关系。京佳认为,没有人会歌颂灾难,灾难是人类永远不愿见到的时空场景。人类赋予自在的自然以意义,通过认识和掌握自然规律,人类实现自由,成为自然的主宰,但人类亦需意识到自身存在的有限与界限。而正是因为有限,我们才更加深刻地理解存在、美好与善的价值;正是因为地震等灾难显露出的自然界限,促使人类不断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,以及人与人、国家、民族、种族等之间的关系。

命题角度二:我们看日本,世界看我们

小到一个人,大到一个民族,其情操和精神,常常是需要特殊事件锻炼和考验的。比如说,汶川大地震和舟曲特大泥石流,让我们失去了许多,也用精神在回报我们。这一刻,日本强震海啸再一次把考验置于我们面前。那为邻国生命点燃的烛火,和划过脸庞的泪水,让我们欣慰。

不管历史曾经发生过什么,对于人类来说,所有的事件都只是历史的一个片段。京佳认为,贯穿人类始终的,应该是对生命的珍惜及对幸福的追求。如果说人类有永恒的敌人,那只有一个,就是灾难。在灾难面前,无论你是大象还是蝼蚁,都有偷生之欲,都有无助之感。曾经的恩怨情仇,在滔天的海啸和地动山摇中,显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。这一刻,只有生命值得珍惜,只有生命触动灵魂。我们应该唱响生命的赞歌,因为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,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得怜惜。

此时,我们在看邻国。邻国发生的一切,有我们不熟悉的,更有我们熟悉的。我们不熟悉,巨浪竟然可以掀起10米高;我们不熟悉,核电站瞬间竟然那么可怕……我们不熟悉的只是灾难的级数,只是一些伤害的物理细节;但我们熟悉:在灾难面前那无助的眼神,那空洞的心灵,那对生存无比的热爱和对温暖无比的渴望。这种眼神和心灵,热爱和渴望,在汶川大地震,在舟曲特大泥石流,在诸多灾难面前,我们都曾有过。心同此心,情同此情,在投向邻国的目光里,我们看到了柔情似水,就在网上,普通人传递着祝福;就在昨天,中国救援队已经启程出发。这种基于人类共同情感的似水柔情,让生活如此美好。

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。京佳认为,这一刻,我们在看邻国,邻国看我们,世界也在看我们。

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,出现在世界面前?这是每一个走向复兴的民族始终无法回避的问题。姿态是一种复合体,很难一言道尽,但不管如何,姿态的内涵里一定有着朴素的情感,一定有着生命的守望。面对他人的灾难伸出友爱之手,没人会低视你,相反只会高看你。林肯说过这样一句话:一个民族如果对另一个民族长期怀着仇恨或崇拜的心理,这就是一种弱国心态。超越了这样心态,特别是在灾难面前以一种积极的心态面对他人,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成熟。在日本强震海啸刚发,伤亡人数还不明的情况下,就有媒体转场讨论“经济”影响问题。如果说这样的重心偏移让人遗憾的话,那么随后民间的纠编,则体现出一种可贵的对生命的尊重。那点燃的烛火,划过脸庞的泪水,对生命的尊重,让我们也让世界看到了一种自信的成熟和美丽。

谁都无法把历史弃置一边,如何处理历史和现实的关系,是所有人的必修课。喜欢这样一句话:如果发生战争,我会抱着枪冲在最前面;如果前去救灾,我们也会抬着担架跑在最前面;而这,也是我们心中最伟大、可爱、善良的中国人。

回复帖子
标题:
内容:
相关话题